<track id="xOnGDdw"></track>
  •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track id="xOnGDdw"></track>
        2.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苍井优 >

                假如你是玛丽苏校园文里的女主的同桌/同班同学/路人,你会怎么办?

                2021-04-27 11:27:16 作者:admin

                5.4更新_(:з」∠)_

                大家好,我叫鹿稔嘉,一个玛丽苏小说的路人甲。

                在整本书里呈现篇幅不足三百字。

                唯一的作用就是……

                “同窗,苏苏在吗?”

                “同窗,麻烦把这个给苏苏。”

                ……

                是的,我有一个女主同桌。

                我的同桌,有着浅金的长卷发(我也不知道这个遍地黑头发的处所咋种出个金发女主,但这不主要。)灵动的大眼睛,以及长得感到能把我扇一巴掌的长睫毛。

                全部人就仿佛是一个精巧的洋娃娃。

                “我是一个平常的女生……”

                苏丽儿的作文如此写到。

                虽然看别人的作文不是个好习惯,但是作为同桌免不得要看到一两句。

                走完剧情的我面无表情地走到小树林,带着我手中的纸片。

                一……

                二……

                三……

                摔!

                平常你个串串香啊!

                发泄完的我默默地捡起纸片。

                (你捡纸片的样子真的很狼狈。)

                凌晨,校门口。

                我立在这已经很久了,当我感到我可以当个门神的时候,左耳边传来女生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冽王子!!!!!”

                “天呐天呐,浩辰王子看我了!!!!”

                “今天的端木王子也好好看!!!”

                身子突然松快的我立马用手捂住了我的耳朵。

                与此同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刚想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却看见那标记性的淡金色发丝。

                一句MMP被该逝世的玛丽苏之神堵在嘴边,玛丽苏之神说你该笑,那我就只能扯出一个天真阳光的微笑来。

                淦!

                “苏苏,你来啦~”

                “嘉嘉,这是在干什么呀?”

                作为路人甲这个时候的作用就是在女主闺蜜还没出场那个时候给女主科普一下男主们的家世情形惹~

                当我科普完成,男主们也来到了我们不远处。

                该逝世的玛丽苏大神又开端发功了,上一秒女主还在我身边,下一秒她就左脚踩右脚跌倒了男主们面前。

                哦豁,这哈安适了。

                我作为路人甲的义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剧情拿脚扣扣都能看清楚,所以我也没兴致再看。

                所以我又拿起了小纸片,走到了小树林。

                一……

                二……

                三……

                摔!

                明明站着没有动你怎么把自己绊出去的啊!意念的力气吗!还是男主那边磁铁吸到你了啊!

                上课铃声响起,我又被该逝世的玛丽苏之神把持住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该去抚慰受伤的女主了。

                当我找到苏丽儿的时候,苏丽儿浑身湿漉漉的蹲在喷泉边上默默抽泣。

                “苏苏,我带你去换衣服吧。”

                “嘉嘉,你真好,嘤嘤嘤。”

                在我的心坎已经一拳一个嘤嘤怪,而现实中我温声细语地扶起苏丽儿去了换衣室。

                我太困了,醒了再持续_(´□`」 ∠)_

                淦!我逼乎闪退,我的文都没了!

                一路上我都在祈祷:

                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不要碰到男主……

                “呵,女人……”

                淦!

                我“瘦弱”的身躯挡在更加瘦弱的苏丽儿面前,毫无灵魂地喊到:“你想干嘛?”

                如果不出意外,此人就是本文一号大男主——江迩

                说真的撇开男主这张帅到天怒人怨的脸,这逝世孩子真的是一点都不招人爱好。难怪追女主那么多年都追不到!

                就比如说现在,江迩一把把住了我的手。

                “唰!”

                我飞了……

                “Duang!”

                我晕了……

                “嘉嘉——”

                这是我晕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我现在还有意识的话,那么我只想说一句话:哦,我亲爱的玛丽苏之神呀,甘霖娘!听到没有!甘霖娘!甘!霖!娘!!

                再次醒来,我的面前是一个纯白的世界。就在我认为我终于解脱了玛丽苏之神前往天国的时候……

                “你,你,你太过火了!”

                “呵,女人……”

                不要说了,我知道了,我还没逝世。

                瞪着一双逝世鱼眼我开端反思我的路人甲生活,从一岁一直反思到十七岁,边上两个人还没有掰扯完。

                按道理来说我的路人甲生活到这也差不多了,我也该领盒饭下场了。

                因为作为路人甲的我最后结局就是,因为意外陷入昏迷,回家休养从此退场。

                女主从此跟男主有了隔阂,进入了你虐我我虐他他虐她的逝世循环之中。

                没有错,这还是本古早虐文!女主跟男主的高中情愫都断在女主好友因为一次意外陷入昏迷的事件中。

                而我,不幸的就是那个好友。

                不要问我为什么江迩这个辣鸡没有被关进少管所,你见过古早玛丽苏文有警察的吗?

                但凡我能动一下,我都要拿着我心爱的小纸片走到小树林去摔纸。

                先码到这,我要上班惹~

                上班划水真快活∠( ᐛ 」∠)_

                说实话咱也没当玛丽苏之神亲女儿的想法,但是谁不想要一个自己的人生呢?

                因为所谓的玛丽苏文女主搭上别人的人生,别人难道不是人了吗?

                我也是活了十七年的小姑娘啊!

                轻飘飘三百字钉逝世了我一辈子,玛丽苏之神你快给我出来挨打!

                苏丽儿和江迩已经走了,我瞪着大眼睛盼望有谁能看见我已经醒了。

                然而事与愿违,只要有人进来了,我就跟装了雷达一样立马闭上眼。

                “小嘉,有同窗来看你了哦。”

                妈妈,救命啊!!

                “你坐在这,阿姨去给你洗个苹果啊。”

                妈妈,我也想吃苹果!

                到底是谁要吃我的苹果!!!!!!

                出来!!!!!!

                我咬逝世你啊!!!!!!

                “啊啊啊啊啊,我也要吃苹果啊!”

                我恶从胆边升,一用力我就坐起来了。

                嗯?

                不是?

                我……我醒了?

                我能动了!!!!!!

                然而我还没开心三秒,因为躺的时光太久,身子一软又瘫了下去。

                “你醒了?”

                哦——豁——

                帅哥?你谁?

                “你谁啊?”

                大帅哥趴在我的床头,面无表情的样子也好帅!

                不对,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大帅哥趴在我边上还在玩我的手啊喂!

                大哥,你谁啊!

                随意玩人手不好吧!

                溜了溜了嘿嘿_(´ཀ`」 ∠)__

                日常想骂老板∠( ᐛ 」∠)_

                “鹿稔嘉,你很有趣。”

                帅哥这么跟我说。

                不,我不有趣。你要知道在一篇玛丽苏文里如果有人感到你有趣,你还不是女主,那么你必定是炮灰,铁炮灰!

                也许是我惊骇的表情吓到了帅哥哥,帅哥哥骨节分明的手放到了我的眼前。

                妈的,帅的人连手都流露出“我好帅,我怎么这么帅的”的气味。

                “你该休息了,记住,我叫江泽。”

                江泽?!?!?

                那不是那个该逝世男主的双胞胎弟弟吗?

                他不是应当在小时候的一次意外里逝世了,然后成为X天X地男主角唯一的心理暗影吗?

                这剧情怕不是崩了吧,那为啥我还被这个该逝世的玛丽苏之神按在床上起不来啊!

                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醒过来,也不能这么说,我的意识是苏醒的但是我的身材却被该逝世的剧情按逝世在床上。

                我躺了有多久了?

                大概有六年了吧,这六年里除了江泽再也没有别的人来看过我。母亲在我昏迷那一年怀孕生了个弟弟,然后就把我丢给了护工。至于父亲,可能是在忙着谄谀江氏吧。

                “哟,小江又来看女朋友啊。”

                阿姨,你看看我这个亚子,你看看江泽那张天怒人怨的大帅脸,你怎么把我俩配对的!

                “张姨,我来吧。”

                说着江泽就把我扶了起来,如果我能动我必定送给江泽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好歹反驳一下啊大兄弟,你不要清白我还是要的啊,不要欺侮植物人不会说话啊!

                “你这月月不落的来看小嘉,小嘉如果知道必定会很激动的。”

                阿姨,你再说一句我真的要哭了。

                “好好的小姑娘,都这么多年了,还是没醒的迹象。”

                阿姨絮絮叨叨地说着,江泽也没吭声。

                “张姨,那我先走了。”

                快走快走!走了就别回来了!

                “诶,小江你先别走!这个水果你拿着,这水果放着就是丢掉,你拿回去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阿姨!!!!谁说我不吃的!!!

                你看着我这就拿!!!

                事实证明,不要小看吃货的力气。

                “小江,小嘉手指头动了!”

                可能是玛丽苏之神今天不在家,也可能是我终于杠过了这个该逝世的剧情。

                我在一个阳光亮媚的凌晨,睁开了眼。

                在我差点摔了杯子前,张姨发明了我。

                阿姨喊护士,护士喊医生,医生喊了一全部科室的人来围观。

                经过一堆检讨之后,我的父母也带着弟弟姗姗来迟。

                说实话我也没想着能再见到这一家子人,究竟六年也足够我消磨掉对这一家子的期望了。

                等我待会摸鱼再码一点_(•̀ω•́ 」∠)

                由于昏迷六年的缘故,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张姨亲热的笑颜下,眨眨眼。

                因为昏迷六年的植物人苏醒这件事我还差点上了当地的头版头条,在我强烈的不满下我终于拒绝了除了张姨以外的任何人探望。

                而我对抗的方法就是,闭上眼睛,装逝世。

                复健的日子极度枯燥,上午复健下午陪心理医生聊天晚上还要接收主治医师亲热的问候。

                别说,我的主治医师长的还挺好看。温顺仔细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南竹一。

                在我被这个复健搞得痛不欲生的时候,苏丽儿来了。

                顺便还带着江迩……

                那一刻,我感到我的病房外似乎还站着四位不愿意流露姓名的黑人大哥。

                “嘉嘉,你终于醒过来了。”

                六年不见苏丽儿越发漂亮动听,而江迩那副逝世人脸也越发渗人。

                上一次这两个人凑到一起,我晕了六年。这回,我怕是要彻底“晕”过去了。

                那这个时候我们该干什么呢?

                当然是装失忆了!

                此时不装,等以后没命了再装吗?

                我没理苏丽儿,持续跟复健的那两根杆子做奋斗。也许是因为玛丽苏世界总不按常理出牌,刚苏醒一个月的我已经能扒着复健的杆子站起来了。

                (萌萌站起来.jpg)

                “嘉嘉,我是苏苏啊~”

                我没看苏丽儿也没回话(当然我也没法回话),场面一度十分为难。

                “小嘉,这是苏小姐呀。”

                张姨有些不忍,替苏丽儿开了口。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稳赚不赔的投资,那就是扒杆做训练!

                其他的一切对我都没有吸引力,包含女主那张楚楚可怜的脸!

                女主向来是话题的正中心,有女主在的处所就有风波。

                这个时候我温顺美丽(?)的主治大夫来了。

                南竹一一进来我就闻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还没等南竹一启齿江迩就出声了。

                “南医生,好久不见啊。”

                “江先生来复健室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请出去吧。”

                南医生依旧是那副温温顺柔的模样,只不过一启齿就呛江迩这个大男主。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男主你也敢呛,你这么厉害你咋不把女主也给我请出去呢?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你容我品一品,你容我细品一品。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23岁的江迩已经出任江氏总裁了,为什么今天看到的江迩还是一副未出社会的大学生打扮啊!

                女主不也应当是在千里之外的A市念大学,28岁时跟霸总江迩虐身虐心后才回来吗?

                玛丽苏大神,这剧情崩没边了啊!

                还没等我想清楚,江泽也到了。

                此时我的面前呈现了四位大佬,作为一个刚苏醒不久的路人甲,我表现蒙受不住。

                在思考无效后,我选择了废弃思考。

                这个世界冷淡无情,只有我面前的复健杆,也特码好冷。

                四位大佬都聚齐了,那作为路人甲的我。也该退场了。

                “啊!”

                没法说话的我只能扯着我嘶哑的嗓子叫了一声,张姨立马清楚,将角落里的轮椅推了过来。

                还没等我坐上,江泽顺手就从张姨那里接过轮椅。

                这个龟儿子是不是想泡我?

                不对,爱情这种奢靡品怎么可能会呈现在我这种路人甲身上。

                这龟儿子确定是想以此来引起女主的注意,然后胜利上位男主,踹走男一二三四五六七,抱得美人归!

                那我这是要从路人甲上位狠毒女配了?

                有点刺激!

                ——————4.21更新——————

                “我带你去花园走走吧。”

                我感到不行,我会晒黑的。睡了六年皮肤惨白的我并不知道我现在这个模样活像贞子再世,如果我知道,那么我确定也不会去花园的!

                现在是七月份,外面热得都可以煎蛋了,我现在出去不是找逝世吗?

                我猜忌你个龟儿子在驴我!

                当然了,现在不能说话、不能自己独立行走的我是没有发言权的。

                一边是热的像烤炉的花园,一边是男主女主的修罗场,做个选择很难吗?

                作为一个优良的前·植物人,当然是选择去花园进行光合作用。

                苏丽儿既然已经进入跟男主们虐来虐去的剧情那接下来就不须要我这个三十八线路人甲参与进去惹,玛丽苏大神也十分通情达理的让我分开这该逝世的修罗场。

                江泽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到将这么一个柔弱可怜又无助的小女孩(?)甩在大太阳底下,所以他找了一个荫凉的树下让我感受大自然。

                江泽就坐在我身边,时不时的给我揉揉手。

                “鹿稔嘉,你睡了六年,想必也不知道外面产生了什么吧。”

                我歪头看他,扯出一个为难而又不失礼貌的笑颜。

                要不是你亲爱的哥哥,我至于在床上躺六年吗?你们这一家子是不是都不会拿头脑思考,玛丽苏大神给你们配备的108核极速大脑你们都是供起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吗?

                怪不得你哥这么爱好白莲花,合着只要是带白莲花属性的你们家都恨不得供起来是吗?

                要是我能说话我今天立马化身人间纱马客,让江迩领会一下什么叫做“祖安大舞台,有马你就来”。

                或许是我的笑颜过于慈(gui)善(chu),江泽的爪子一把捏住了我命运的腮帮子。

                “你还是这么有趣。”

                大哥,有话好好说,咱脸是无辜的,你不要认为自己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了嗷!等等等等,你捏就捏,大哥你自己表情怎么崩坏了?

                你不要这样,我只是一个17(+6)岁花季少女,我已经经受不起打击惹~

                江泽的表情即使崩坏,也挡不住他那张优良的脸,顶多就是一个阳光奶狗改变成了腹黑病娇而已。

                啧,长得好看就是可认为所欲为。

                “我知道有人在把持我们,就像把持提线木偶的木偶师。不过你放心,拉线那个人或者说是某个恶趣味的神,我会亲手把她的线给剪断。”

                江泽的手摸着我的狗脸,我的心无比的冰冷。

                这个狗好像在我昏迷的时候,朝着不得了的方向一路狂奔了啊,怎么一个早早领便当的炮灰中的战役灰突然朝着反派boss的方向发展了啊,玛丽苏大神你真的没事吗!!

                别说,还,还挺刺激。

                “你……是……谁?”

                “我?你不记得我了?”江泽笑得一脸荡漾,让我有一种我可能要被卖了的错觉。

                微风轻拂,树荫下闪耀的阳光衬得江泽越发好看,修长的凤眼闪耀着我看不懂的情感。不得不说这样的江泽有种蛊惑人心的美感,作为颜狗的我很没骨气的——看呆了。

                江泽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捻起我一缕头发把玩着,全部人就像是被加了雾蒙蒙的日系滤镜一样。如果他最后没有把我的头发送到嘴边啃一口(不,其实是亲了一口,但是我不想承认。)这个画面还是很唯美的。

                我的心境很庞杂,究竟面前那个人可是想要解脱玛丽苏大神把持的狠人,万一一个操作不当她这个炮灰彻底没了咋办?

                “阿泽,你,你跟嘉嘉……”

                如果我没有想错,我的身后现在应当是站着出来散心的苏丽儿,并且我跟江泽这里这样那样也分毫不差被苏丽儿看在了眼里,并且还被她擅自加上了粉红色滤镜以及满屏的粉红色泡泡。

                我来了我来了,我尽量不咕咕_:(´ཀ`」 ∠

                4.29更新

                苏丽儿显明很冲动,踩着小高跟,带着一阵香风冲到我面前。

                处在下风口的我被这香风糊了一脸。

                所有的玛丽苏女主几乎都有一个体有清香的设定,但是我们苏丽儿这个设定会不会太强烈了一点啊!

                我都快被这味道香撅过去了!

                我看看苏丽儿又看看江泽,选择眨着大眼睛当个宁静的植物人。

                “阿泽,你跟嘉嘉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和她什么时候认识的不用跟苏同窗你报备吧?”

                冷淡,太冷淡了!你看看把苏丽儿气得,当场给你表演一个仙女落泪!

                割割你没有心,这么一个仙女放你面前摸眼泪水你居然还毫无所动!

                “不是,我只是感到阿泽你变得好生疏……”

                哪里来的茶味?

                怎么六年不见小白花种族变异成绿茶了?

                嗯?这么有趣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告知我?欺侮植物人没有举动才能吗?

                植物人也想——吃瓜啊!

                每当我和苏丽儿在一起我都会下意识伸手断定一下我是不是被该逝世的玛丽苏大神给把持,即使躺了六年这习惯还是没变。

                我的手这回居然能动了?

                玛丽苏大神今天放假了吗?

                还没等我想清楚,我的手就被江泽握住了。

                下一刻我的眼前就呈现了江泽那张大帅脸,啧,真他令堂的好看。

                同为炮灰,为啥我就是个平平无奇路人脸,而他就是个大帅比!

                这不公正!

                “怎么了?”

                江泽的声音温顺得能掐出水,我有点懵,这小伙子还有两副面貌呢?

                苏丽儿依旧在仙女落泪,美丽极了。湖水反射的粼粼微光再配上这幅仙女落泪的场景,真的是过者伤心,看者落泪啊。

                我17(+6)年间一直在线的求生欲在这一刻突然下线。

                既然我现在能动,为啥我不能搞事?

                在这个只要是个能叫出名的女性就是反派的玛丽苏世界了,我不搞事当个安宁静静的炮灰才奇异吧?

                我朝江泽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抱住江泽,像只猫一样在他头边上蹭来蹭去。

                我知道,江泽是人但是我是真的狗。

                我显明感受到江泽的身子僵了一瞬,我盼望下一刻这个狗东西不要把我推出去,不然搞得我多没面子啊。

                我显然小看了江泽,身子僵了一瞬的江泽很快反映过来,轻抚我的狗头柔声问:

                “累了吗,我们回去吧?”

                说完起身就推着我的轮椅走。

                “阿泽……”

                在我走之前我听到了苏丽儿饱含感情的一声呼喊,以及边上大爷大妈的小声议论。

                “诶,小江这个小伙子真不错,女朋友躺了这么久还不离不弃,有个这么水灵的女孩追连看都不带看的。”

                “嗯~有点我年青的样子。”

                “诶呦呦,你可别说你年青那些丑事了吧,你年青有人小江一半帅吗?”

                “诶,怎么说话呢!”

                帅气的人在哪都能引起话题,很不幸,在江泽这张大帅脸的加持下,我头一次成为了话题的中心。

                江泽用六年时光胜利成为医院大爷大妈心中幻想女婿的典范。

                好看,专情,还有钱(是特殊有钱)。

                江泽推着我回病房,路上还接受到了来自各个角度不同性别年纪甚至是不同种族的爱慕眼神。

                诶,那只狗,你注意点,江泽再帅得不像人也不会看上一条狗的!

                江迩带着苏丽儿呈现的那一刻我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意识逐渐含混。只感到面前有两道含混的影子在拉拉扯扯,看得人十分腻烦。

                为什么我码完发出来只剩一半了?

                知乎现在这么吞文了吗?

                算了我持续打吧……

                这两个影子晃来晃去惹人烦闷,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将我从这迷乱的世界里扯了出去。

                “江先生,我的病人每次见到你就会表示出极强的抗拒行动,我现在以主治大夫的名义请你出去!”

                这不是我美丽的主治大夫吗,这么磁性又好听的声音,不愧是男主!

                嗯?

                男主?

                我这是什么危险的想法……

                为什么我会感到南竹一是男主啊!

                男主不是江迩吗?

                南竹一……江迩……

                卧槽玛丽苏大神你这玩的有点大啊!

                我他令堂的还认为这是本破镜重圆的虐身虐心校园玛丽苏文,本三十八线铁炮灰三百字就停止光彩下岗留到今天还不领盒饭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男主之争还没停止吗?

                玛丽苏大神你出来我们好好聊一聊,从江泽呈现那一刻剧情就开端崩,崩到现在江迩的大男主光环稀碎不说,冒出个南竹一抢光环。

                那你为什么不把我植物人这个设定给改改!

                植物人也想随时起床吃瓜的好吗?

                我排着队拿着狠毒女配的号码牌,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狠毒女配没有我一号!

                为!什!么!

                话说回来,江泽呢?

                我扭头去找江泽,只见他站在我身后,安静无波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三分的留恋两分的讽刺以及五分的满不在乎。

                为什么江泽的眼神是这么规矩的扇形散布图啊,我为啥还能看出来啊!

                ……

                江——泽——

                你苏醒一点!!!!!!

                换剧本啦!!!!!!!!

                下次再见吧∠( ᐛ 」∠)_

                5.8更新

                我底本认为江泽是个暗藏大佬,却未曾想到他跟我一样是个小菜鸡。

                我悄悄扯了扯江泽的衣角,见他没有反映只能废弃。

                磕磕绊绊扯着嗓子对苏丽儿他们说:

                “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头一次没被玛丽苏大神押着走剧情,真的太爽了!

                “江泽……”

                你苏醒一点!!!!!!

                “我想……休息了……”

                江泽听到我说话顿了一会才反映过来,用一种莫名其妙(崽种你等着)的语气对我说:

                “你记起我了?”

                没等我回应,江泽一个公主抱就把我从轮椅送到了病床上,还贴心的给我盖上了被子。

                七月了,你给我盖这么厚的棉被是想谁逝世?

                江泽你果然是个狗!

                江泽宽厚的手掌替我收拾了一下混乱的发丝,我闭上眼不想去看。

                说真的江泽顶着这么一张脸他干什么我都感到赏心悦目,温顺又贴心还是个帅哥哥(重要是因为帅)试问哪个女的能谢绝啊!

                不要动了,我这该逝世的心跳!

                人见人爱的女主突然遭遇到了社会的毒打有些不知所措,可能是感到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用了,娇娇柔柔朝我说:

                “嘉嘉,你好好休息,我之后再来看你。”

                我闭上眼不想多说什么。

                江迩倒是跟江泽说了一句,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打。

                “阿泽,有空就回家一趟,爸爸很想你。”

                江泽没回话,但是我狗头上轻抚着的手忽然加大力度我就慌了。

                大哥,你是我大哥!有啥都好说,但是我的头是无辜的!

                男女主走后的日子就平庸如水了,人生最大的挑衅也就是复健室那两根杆子。

                我不是很想说话,苏丽儿他们走之后我再没说话一句话,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想说话。

                苏丽儿说要来看我,但是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我那一家子倒是也来看过我一回,好像给张姨一个大红包让张姨好好照料我之后也再没多说什么。

                我好像就成了一个不被须要的人,六年时光足够所有人重新开端生涯,究竟有谁会花六年时光去记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呢。

                江泽除外,那个人就是个傻子。

                我从医院转到了疗养院,跟南竹一这个男主准备役告别后我的人生似乎彻底跟那个玛丽苏世界隔离了。

                哦,江泽偶尔也会回来看我,这只狗现在似乎胜利颠覆了江迩这个光环碎的一塌糊涂的男主。

                江泽用他那个108核优良大脑开了个公司,筹备发展之后跟江迩的江氏打擂台。

                不过现在江氏掌权人依旧是江老爹,儿子要跟老子打擂台,这个事情想想还挺刺激。

                疗养院都是些大爷大妈,张姨在这里就像是鱼儿回了海,嗨的一批啊!

                今天跟隔壁刘婶约广场舞,明天跟对门王大爷聊人生,这边还跟胡姨聊天,那边就跟王大爷钓鱼去了。还有跟王大爷一起吃养分餐,跟王大爷一起念书,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

                王大爷!!!!!!

                您在干什么!!!!

                就在张姨快跟对门王大爷发展出超过革命战友谊的情感的时候,最近忙的要逝世的江泽来了。

                我扶着墙慢慢走到江泽身边,抓住他一看就很贵的西服外套,看着他的眼神满是求救的信号。

                张姨看见江泽露出娇羞的笑颜,旁边的王大爷面色严正。

                “江泽,我们出去玩。”

                快跑!王大爷要念诗了!

                王大爷最近一大喜好就是找张姨念他写的诗,天知道王大爷的小脑袋瓜是怎么想出来这么又酸又长的情诗的,就跟小脚婆婆的裹脚布一样令人窒息。

                王大爷念诗这件事说到头还得怪我,张姨最近跟王大爷玩得多了,自觉照料我照料少了,王大爷的邀约张姨就没去。

                王大爷这就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式,张姨照料我,然后王大爷给张姨念诗,顺便给我进行一下文学熏陶。

                当然王大爷这个心机婊拿我当幌子,说是文学熏陶对我恢复有效,实则跟张姨发展革命战友谊!

                刚刚能走的我现在恨不得能跑,拽着江泽就往外走,还不忘跟张姨交代:

                “张姨,你跟王大爷在这,我跟江泽出去了。”

                大爷,我走了,你加油!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来了我来了,虽然没啥人看但是我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