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OnGDdw"></track>
  •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track id="xOnGDdw"></track>
        2.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苍井优 >

                如何看待几年前的「公知」群体?为何当年颇有影响而现在大多沉默了?

                2021-05-04 08:46:58 作者:admin

                首先跟2012年后舆论与社会政治环境收紧有关(这后头的原因不再赘述)。

                其次有人说国内的“公知”群体对应的是欧美的“白左”群体,这个我并不批准——“老公知”群体不少都是90年代大陆实现制度转轨由本来的中央集权指令性经济体制转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后的产物,其主意也是倾向于“保守自由主义”(Conservative Liberal,美国与英国语境下的“保守派”)的:我就不说之前因为自身对metoo态度而挨批的刘瑜,就说说经济学界的张维迎,他可是在2006年的时候说过“企业家转变中国,爱国就是要培植民企”这种话并且声明“劳动法修正不利于经济发展,妨害了企业雇佣自由不说并且给政府以寻租空间”;吴敬琏这个坚定的科尔奈大弟子就更不用说了——他的老师科尔奈(他也可以说是很多当初推进中国向市场经济改变的经济学家的启蒙老师)做为原社会主义国度经济制度转轨问题的威望,这些年不仅从自由主义逐步变成新保守主义不说而且还旗号鲜明的批评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相比之下真正的“白左”立场的经济学家,例如美国著名的中左派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则对皮凯蒂的这本书大加赞美还声称从保守派人士对于此书的歇斯底里来看“右派在观念上已经乏善可陈”;厉以宁,“厉市场”;茅于轼(曾有言“我们要维护先富饶的人,只有富人得到维护,穷人才可能变富”),张五常(“大叫收入不均是哗众取宠的政治游戏。目前中国农民的收入增加实在快”),刘军宁(现在已经在微博上沦为以反犹主义为乐的人[1])等,我也就不一一赘述。

                其三,说句实话,中国大陆舆论场上正儿八经旗号鲜明摆明自己Social Liberal(“白左”)立场的,反而不少都是在2016年美国大选在中国舆论场上刮起“川普旋风”之后才纷纭出现的(因为这些人不少支撑Demos而且活泼在微博,故而华人川粉给他们送了个外号叫“微博民主党” ),这些人之所以会纷纭发布脱离“右翼”行列乃至公开声明自己从保守主义向社会民主主义转向(例如北大飞),其一大原因就是“川普旋风”导致他们逐渐对于过往的Conservative观点呈现猜忌,就以一个简略的例子,美国保守派的经济学家曾经公开反对民主党政客们支撑的普及公共交通体系的政策,原因有二:①公共交通体系不会辅助穷人,应用者基础都是纽约这些大城市的富人(基础避而不谈像亚特兰大的黑人聚居区因为邻近没有公交以至于搭公交到工作地点起码一个半小时以上);②公交体系费用很高,与其搞公交,算下来还不如给穷人每家买辆车合算。总而言之,对于这些人而言conservative liberal(英美保守派)一边说市场大法好一边绝口不提主动化以及新自由主义对于“民主社会”的要挟时并且谢绝必要的经济再分配政策时,是个人就会犯嘀咕——这可能么?

                反正这些“老公知”已然陷入了一个非常为难的地步,做为一群在80--90年代度过自己事业青春期的人,对于民族主义者而言,这些人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风压倒东风”时所发生的媚外者;对于亲建制的网民(一般被敌对阵营丢上“自五”与“小粉红”帽子)而言,这些人基础可以说是妨害祖国突起的危险敌人;对于2010年代后活泼在网络上的新生代的野生左翼与许多social liberal而言,这些人不仅实际立场上亲建制(“告别革命”)、思想陈腐还爱好摆出高高在上的一副新知识贵族气派的臭架子——总而言之大家对于这些人的见解是一样的:一群从旧时期穿超出来的精力遗民,其思想很多已经不实用于新时期的情形乃至于无助于解决现实问题。这些人的失败某种水平上也是注定的,不然诸君可以看看东欧那些“后社会主义国度”尤其是维谢四国,与咱国“老公知”实际上秉承相似路线的这些国度的建制自由派成果硬是把国度走出了个山穷水尽,最后就是像欧尔班与卡钦斯基这种接近于极右翼的民族保守派政治家或者跟极端民族主义与社会保守主义有染的“保守左翼”政客(诸如捷克总统、前社会民主党主席米洛斯.泽曼以及斯洛伐克方向—社会民主党的罗伯特.菲佐,罗马尼亚社会民主党的德拉格内亚与登奇勒)出来接盘,你也就不奇异这些人后来为什么会没有市场了。

                参考

              2. ^始于保守,终于纳粹。中国保守主义先驱几十年修炼终成正果。 https://mp.weixin.qq.com/s/iBnuop70abA3ndk_nb2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