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OnGDdw"></track>
  •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track id="xOnGDdw"></track>
        2.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美竹铃 >

                英雄联盟(LOL)究竟好玩在哪里?

                2021-05-05 14:48:24 作者:admin
                我们哥们几个人,最多的娱乐方法其实还是一起上网开黑。那么一群人里面总会出一个相似于“老大”的人物,或者说运动的发起者,我们老大,是个狗头狂魔,十局中九把是狗头。一开黑,选地位的时候,大家都说随便,他就说一句:“那我玩狗头了昂。”然后就把狗头锁了。说实话,老大的狗头玩的不错,但是这个好汉,确切不是很合适我们之间开黑。发育期长,团战又不强力,多数情形下只能单带,别的地位崩掉一个,狗头就要被限制逝世。但是架不住老大爱玩,狗头开黑赢了,老大会说,“怎么样,狗头厉害吧?”输了,老大也会很冷静:“我必定要想个措施玩好狗头!”当然,后面这句话呈现的概率大大高于前者。老大玩狗头最容易呈现的情形呢,有这么三种,第一种是线上被单杀,老大会在语音里说:“哎呀完了,炸了炸了。”然后雪球就被人滚的无穷大,老大很惭愧:“这把我的,怪我了怪我了。”第二种,中期抱团老大在单带发育,我们四打五输了,问老大为什么不tp来打团,老大会很赌气的在语音里说:“我一个狗头!到现在才三百Q!去了有什么用!你们不要和人家打团不就好了!”这两种,我们会在心里骂老大真菜,不过表面上,直接骂他傻x,可是老大究竟执着,后来也就习惯了。第三种情形呈现的时候,氛围往往很奥妙,因为这时候一般是老大连着两把狗头血崩,率领团队走向失败,群情激愤,敢怒不敢言,士气又消沉,没有了开黑该有的欢喜气味,老大会很失落的说:“哎我不打上路了,今天状况不好,我去帮助吧。”老大是个长得很可爱的男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楚楚,每个字都感到能流下泪来,大家这时候往往也就沉没不语了。其实吧,心里早就如释重负,乐开了花,仿似重新看到了曙光。如果谁又碰巧一楼秒选了兰博,大家会冲动不已的讨论如何配合兰博的大招,如何中期就崩溃对面,不亦乐乎,刚才失败的阴霾一下子就被一扫而空了。其实老大的狗头,也并没有这么不堪,偶尔也是可以面对gank豪取双杀,一人买通上路,一Q千血秒杀AD的。这时候大家也往往不惜对老大的夸奖,纷纭夸赞老大的狗头真屌。老大倒也谦逊,往往只是在语音里发出一声闷哼,像是对他狗头过去所遭遇的种种成见表达不屑。而且老大的狗头,如果单纯solo的话,也是一个很恐怖的存在。我会一手盖伦,老大就曾与我约战,并问我:“咱是玩一血就算赢呢,还是直接打穿为止?”我想想,兄弟之间,盘算一塔一血一百刀,又有什么意思,于是说:“打穿。”然后在我盖伦六级拿了老大狗头一血之后,我的上路就被老大打得像开裆裤一样穿。终于心悦诚服,老大也只是笑笑。后来一次吃饭,老大不在,我说起这件事,才发明老大和每一个人会玩的上单好汉都曾solo过,而且大家都以“打穿”为定。这也就导致了老大的狗头,在我们的上单界里,毕竟还是有那么一份位置。老大快要考雅思了,上次见老大和他的狗头,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事了。后来想想输啊赢啊,又有什么主要不主要,很多时候我们几个打开客户端,无非是想有个声音在游戏里说“凋落”的时候,语音里会有一个同步喊“阳痿”的逗比罢了。印象很深的还有一次我和老大双排,对面大嘴设备奢华,猖狂喷吐使我们这边团战每况愈下。后来一波团,一片混战中站在后排的我已经阵亡,黑白画面里切到老大,只看见老大一棍子把将近满血的大嘴打到爆浆,直接扭转了战局。这之后那个大嘴便一蹶不振,好像被那一棍子敲出了抑郁症,直到我们赢下那局。我问老大:“你什么时候损害这么高了?”老大对我的惊讶不屑一顾:“我损害一真很高啊。”我又问:“那怎么之前没见你秒那个大嘴?”老大似是回想一些苦楚的往事:“那个大嘴站的靠后,队友维护的又好,我一直够不到他。”老大这番话说完,我忽然有些激动,脑补出一个在上路勤奋耕耘寡言少语的狗头,虽然已有了足够的积聚,却一直找不到爆发的机遇,可他没有废弃,直到抓住机遇,拯救了世界。我开端有些懊悔那场团战没能看到老大卡地位算损害算距离最后闪现一Q秒杀的帅气身影,我也开端对老大的狗头有了无穷的信念。于是我带着这样庞杂的心境问老大:“那你那波怎么够到他了?”老大轻描淡写的答复我:“咱打野赵信闪现把他挑飞了,我散步过去一个Q把他敲逝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