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OnGDdw"></track>
  •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track id="xOnGDdw"></track>
        2.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两性 >

                游戏里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 北野望与黑人大战番号NPC?

                2021-05-07 08:51:11 作者:admin
                第一次想为一个游戏好好写一点什么。玩过质量效应2和3的人,必定都知道,在你为了银河系的安全战役的时候,船舱里总有一个啰里啰嗦的外星人队友,每次我们下船舱里,都能看见他在做科技或医疗研讨。莫丁,一个善于科技技巧攻击的赛拉瑞人种族队友,在质量效应2中,他的存在感并不强烈,在有些战役中,技巧稍微有些鸡肋,防御才能也不高,在质量效应第二部最终决战的时候,如果你没有把他带在身边,还有必定几率会因为战役力太低而成为唯一的一个就义者。故事产生在很久以后的未来,人类和外星人有了接触之后。我们和莫丁的第一次会晤,是在主角被回生之后,来到欧米伽星球招募队友的时候。首先,让我们走榜样(好人)路线。那时候的欧米伽被人工病毒瘟疫所覆盖,我们深刻了被佣兵占据的危险贫民区,在一个拐角下楼,我们找到了一个保持在拯救瘟疫难民的诊所,在挽救室中,我们找到了“医生”莫丁。你感到他是个仁慈善良的外星人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想,你可不会看到把歹徒的尸体吊在门口示众的医生。别人对他的评价又如何呢?话唠,尺度的话唠。消灭瘟疫之后,莫丁参加了主角的队伍。在路上,莫丁大多起帮助作用,很容易被疏忽,但是,如果我们注意时不时去找他谈话,才会知道,莫丁当年参与制作了基因噬体这一大杀器。什么是基因噬体?说来话长,这个就要从另一个强悍的种族——雷克耐 说起了。什么是雷克耐?呃——姑且你就当成是星际争霸中的虫族吧~有侵犯性,性命力强,损害高,有心灵把持的才能,重要是……这东西太尼玛能生了啊!走到一个星球:吃光、杀光、生宝宝。走到下一个星球:吃光、杀光、生宝宝。走到又一个星球:吃光、杀光、生宝宝。银河系快被吃光了。而且这东西还相当聪慧。雷克耐虫群对全部银河系其他种族的生存造成了极大的要挟。这时候,银河系三大种族联手了。赛拉睿人突锐人克洛根人这三个种族联手对雷克耐发起了宇宙战斗,并击退了它们,雷克耐几乎灭绝。在这场战役中,克洛根人恐怖的战役才能突显了出来。克洛根人不仅滋生才能相当高,寿命也长,体型雄浑,又皮糙肉厚,恢复力强,性格粗野,而且攻击力也是高得恐怖。在队友里有克洛根人在的时候,我最爱好让他带上最高等的霰弹枪在前方作肉盾横冲直撞,自己拿着狙击枪在后面biubiubiu。当他们怒吼着“I ! am! korogen!”冲锋的时候,简直就特么是人形坦克。雷克耐战斗中,克洛根人不科学的战役力和霸道的性格引起了其他种族的警戒,他们一致以为,克洛根人会对银河系的和平造成要挟。(而且的确后来产生了克洛根叛乱)但是这时候,突锐人和赛拉睿人没有那个才能和克洛根人开战——丧失太大了。于是,他们机密进行着研讨。后来,突锐和赛拉瑞研讨出了基因噬体。何为基因噬体?简略的说,就是一种定向基因兵器(转基因呦~)。他们在克洛根人的星球分布了基因噬体,这种基因兵器严重损坏了克洛根人的体质,使绝大部分的克洛根女性无法生育,即使出生了幼儿,夭折率也是高得惊人。打不过你,就要你断子绝孙。软刀子割肉,一片片啊。此后的上千年里,克洛根种族从此陷入了衰落。而基因噬体兵器的研讨学者中,莫丁就是其中的一分子,甚至是改进投放新型基因噬体的核心人物之一。在质量效应第三部中,收割者呈现了,他们想要毁灭所有的高级种族。为了抗衡收割者,我们须要结合所有的种族一起战役——包含克洛根人,而克洛根人的领袖只提出了一个条件基因噬体的解药为了达成对克洛根领袖的许诺,我们来到苏尔凯什的赛拉瑞特勤组基地,营救唯一一位经过治疗试验能抵御基因噬体的克洛根女性。在这里,我们又一次见到了莫丁。仍然是那个语速不输华少的啰嗦工作狂。经过和入侵者的一番战役,在莫丁的辅助下,我们胜利的救走了克洛根女性:夏娃。但是,夏娃的身材已经极度虚弱,主角暂且把她安顿在了医疗舱,由莫丁一边照看,一边对夏娃的血清做提取解药的研讨。平时去看看,还能看到克洛根人和赛拉睿人相谈甚欢的场面,而这段时光里,莫丁对自己参与发现基因噬体的准确性发生了极大的摇动。抗体胜利研讨出来之后,主角带着队友前往克洛根的老家,厄德诺星球。但是,让解毒药分布全球只有一个措施:去一座高塔上,开启当年分布基因噬体的散布器,把解药放上去。这时候,收割者追到厄德诺了。在和收割者的战役中,高塔受到了损坏燃烧起来,眼看就要爆炸。这时候,一个瘦小的身影站了出来。莫丁一个人带着解药登上了摇摇欲坠的高塔。他还是说:“其他人可能会出错误的。”说完这句话,有一个丑萌丑萌的笑颜。一片爆炸的巨响,屏幕上是一片火光。我们在塔下,看着已经胜利分布懂得药的高塔在爆炸中分崩离析。莫丁胜利以他的性命拯救了一个种族,克洛根的领袖说,他的第一个孩子将会取名为——莫丁。莫丁就义后很久,我办了一场派对,把队友们都请来,唯独缺乏了就义的莫丁。(逝世去的还有另一位队友,暂且不提)然而,派对停止后第二天早上醒来,你能在床边找到一份录音卡片,打开它,发明是莫丁的留言。听听吧,又一次听到莫丁急促的逗逼声音,听到莫丁的生化版搞笑歌曲,一首又一首,直到最后一首迟缓而悲伤的歌曲。我蹲在屏幕前,擦了一把眼泪。莫丁,欢迎回家。他是刽子手,他也是救赎者。向质量效应系列致敬分享Clint Mansell的单曲《Leaving Earth》: music.163.com/song/5077 (来自@网易云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