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OnGDdw"></track>
  •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track id="xOnGDdw"></track>
        2.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泽梓 >

                为什么我玩不下去《巫师3》?

                2021-05-10 09:05:47 作者:admin

                ————————————

                很久没有打开过巫师3了。

                为什么?

                随着时光的推移,这个答案渐渐清楚。

                我在惧怕他,我惧怕他的故事。那些残暴的迷人,温顺的残暴,极度破灭的幸福,以及白狼的宿命。无论如何,人去楼空,却又值得的孤单。

                我不能懂得也不能接收两相对照下,我生涯的某些意义与是否值得。我在现实中起伏,有所得到也有所失去,我不知道面前如何,我只是突然有点无法面对巫师三给我的一些激动,和一些承袭的东西。

                有些时候,突然想到巫师三。我在威伦之中无言耸立在滂沱的大雨中,忽然走在诺城的港口,又一转眼被群岛的一个浪花打碎。

                我在陶森特和巡逻的骑士们打召唤,白鸦葡萄园里休憩,天边的群雁无言飞去。

                可是忽然间我看见,小巷间刀光剑影的血腥厮杀,荒野中杀人吮血的狼群,凯尔默罕的寒霜与天火,群岛铺天盖地的异界生物与天球交汇之裂痕,陶森特竞技场中被焚烧而几公里外清楚可见的尸堆。

                战船之上,寒霜之下。艾瑞汀举起剑竖直向下劈。杰洛特听见维瑟米尔说,“居然竖直下斩,这也太好识破了吧!”于是杰洛特移步,回斩。

                白狼请人打造了一把名作燕子的剑。他在旷废的哨站与工匠接头,径直穿过沼泽,走过哀歌之桥,只走向旅馆。这个旅馆,总有一个猎魔人在等着他。

                我看见有人在对杰洛特笑。啊……希里? 特莉丝吗? 叶……?丹德里恩?卓尔坦?

                我看不明白。他们都……我不知道。

                我看见杰洛特骑着萝卜奔跑在山川之间,他的身后是他阅历的一切。他是猎魔人,他是狼,他是末代的吟游诗人之歌。他是北方之剑,威伦游荡者,暗挂四国相印,朋友被及天下。

                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定,我才看见他一个人呈现在空无一人的凯尔默罕,在那个叫做凯尔默罕的bgm中,一个人,默默踱出城堡。

                白狼在夕阳下独自旋尽了一套剑舞。他向北方拜年,往地上扔了两个亚登,用自动防御昆恩解了爆裂之盾,一口吻喝下六瓶魔药然后从房子上跳下来打滚。

                他用爆炸弩箭向空中放烟花,舞起不同的剑刃看不同的光泽,向一面跳不上去的墙锲而不舍地跳了五次,疯了一般跑出老爷子来不及填上的缺口去找他的坟。

                打开义务,再无主线。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通关后呈现在凯尔默罕?能呈现在群岛的平原吗?能呈现在威伦的山巅吗?

                桌上狼派三人对饮的酒杯依旧,门口左侧的杂物堆里好像老爷子仍然在擦拭剑刃,城上的房间里模糊还有叶施法失败的怒斥声。

                但那都是假的啊,这里只有孤单的狼,缓缓走过大厅,推开城门。

                惊起一群飞雁。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对朋友谈起过这个场景。我说,就凭这样推开城门的那一瞬间,杰洛特的命运就已经深深铭记在我的脑海。

                以至于在血与酒和石之心里,我所做的决定都是没有半点的犹豫。我很确信,这是白狼的唯一选择。那种人格之清楚,在我短暂性命中还没有什么文艺作品(广义)能带给我。

                很难说,对吧? 他以孑然一身面对夜晚的诺城,灯火阑珊。他送走希里,告别特叶,背离所有走过的路杀过的怪物,一个人栖息在白鸦之中。

                尘埃落定?

                是洗尽铅华。

                他仁慈,也不仁慈。他强盛,也不强盛。他孤单,也不孤单。他值得,也……

                这些,所映射给我的,在近一年的炼化后,已经成为一种胆怯。我无法懂得了。或者说,我能懂得他,我不能懂得他对我代表什么。

                在虚妄面前,我曾经看见杰洛特向我笑了一笑。于是我也笑了一笑,选择了些与他人不同的路。但我所做的,一些迫不得已,一些早有筹备但也猝不及防的,我以为配不上“我和他一起走过这些故事”。所以我试图挣扎一下,目前看来后果不错。

                很荒诞,很感性。我还很年青,但我以为这是对的,即使磨平棱角亦有沉淀于心。

                人生不过是遗忘与承袭的轮回与湮灭,我很愉快白狼成为这种承袭的一部分。几年前我可以说出我在艾吉奥身上学到的很多特质:正义,仁慈,宽容,永不屈从,缄默,“Don not follow me...But anyone else.”但我说不出来白狼教给我了什么。

                他基本没想过教给我什么。

                我不过是有幸分享他的故事罢了。

                他其实就是在告知我,起来,行路。

                是啊。起来,往前走。你阅历的胜利失败,快活悲痛,恼怒无奈,潇洒摆脱,只不过是要追溯的混沌。你要往前走。

                直到如同杰一般,洗尽铅华……

                我们身处如此时期,有不同的精力路标。回过火来我想说,巫师3是一个不错的路标。你能看到一些故事。你不能在通关后写一篇“通后感”,但是在阁下漫长的性命之河中,你会发明杰洛特一直要你向前走。

                其实我还想说些什么。

                听听巫师三小提琴版的主题曲吧,我还要说的都在那里面了。

                性命若此追溯,再怎样都不亏。

                巫师三主题曲小提琴版musi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