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OnGDdw"></track>
  •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track id="xOnGDdw"></track>
        2. <track id="xOnGDdw"></track>

              <track id="xOnGDdw"></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泽梓 >

                为什么《魔兽世界》怀旧服那么吸引你?

                2021-05-28 15:45:18 作者:admin

                ——原答案——

                理论上可以写出很多条涉及不同方面的答复,美术层面的,游戏概念层面的,数值设计层面的,等等。

                所以我就写我最想写的吧:

                因为每一次材料片更新,都意味着旧世的一些义务、物品、怪物、地图、世界事件,

                彻底消散了,真正意义上的不可逆转了。

                WLK开后,T3绝版,橙杖绝版,腐化灰烬使者绝版,旧NAXX在东瘟疫连个痕迹都不留——而这只是暴雪要在下一个版本上线时彻底转变经典旧世的雄心的预演:

                很多令人诟病的不完美设计倒是无所谓,但无数古老而经典的数据也随之一同消散了。

                那时也没有什么时空漫游体系和青铜龙NPC,让你随便切换是留在当下还是回到过去。

                而怀旧服,给了所有人一次重新体验它们的机遇。

                怀旧服的绝杀利器就是把失而复得的惊喜,带给玩家。

                如果是自己练起来的联盟尤其是人类玩家,应该还记得,从诞生到40级这半段升级之路上如鬼魅缠身的“迪菲亚兄弟会”系列义务(如果从前没有,那么在怀旧服中不要一不警惕错过):

                自新手村开端,到“逝世亡矿井”,再到“监狱”,以“失踪的使节”义务线收关。

                你将跑遍西部荒原、暮色森林、赤脊山,通刷两个副本,在暴风城枢要机构七进七出,道路米奈希尔港,直到塞拉摩。

                登上可能是当时全艾泽拉斯最强悍、最危险的钢铁怪兽的甲板。

                一般刷逝世矿没有闲心也没有机位远望这艘范围雄伟的铁甲湾无畏舰,于是官方放出了这么一张壁纸。

                你还将结识军情七处安插在城镇各地的暗桩,同时从敌人嘴里撬出情报。

                你既将是暗探,又会是屠夫。

                这种体验就像全身心投入地看完一部暴风城十二时辰

                而这只是01-04年的暴雪,为一款游戏的中前期环节编写的剧本。

                甚至到了50+级左右,你才会模糊意识到所谓的暴风城头号要挟-兄弟会,也只是一个更加险恶骇人的诡计手中的一枚棋子。

                将这串故事线单独分别出来,甚至可以做一款战斗体量完全的RTS。

                一战(魔兽世界1)以暴风城被兽人大军夷为平地宣布停止。二战兽人败退后,石匠工会会长艾德温·范克里夫负责主稳重建。

                但是人类贵族群体在普瑞斯托女伯爵(以后我们会发明,她的真实身份是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善于用魔法操控凡间种族)的影响下,恶意拖欠石匠工会工资,想要白黑下一座城不给钱。黑龙公主胜利挑唆起了最能要挟到人类王国基础的内部抵触:石匠工会掀起了一场暴乱并害逝世了国王瓦里安精于治国的王后,割据了王国领地上曾经最富裕的金矿(后来的逝世亡矿井)和西部荒原的大片良田,演变成了暴风城的亲信大患:迪菲亚兄弟会。

                这是来自兄弟会成员的书面文件(奥妙的是,物品本身是霍格或其他豺狼人掉落的):

                我的兄弟们,记住,我们曾经是值得自豪的工匠。我们要用工匠惯有的周密和谨严来完成现在的义务。

                而这是不知情的闪金镇人士的见解:

                你找到的这枚戒指挺有意思……这是暴风城石匠行业协会的会员戒指。这麽一个卑下的小偷怎麽会有工匠协会的戒指?迪菲亚盗贼为什麽要从我们的矿坑里偷黄金?

                与此同时,迟迟等不到暴风城援军相助、不甘坐以待毙的西部荒原农民自发组建了民兵组织——国民军,在哨塔下可以看到他们的领袖,格里安·斯托曼大爷在给玩家们发义务。

                注:透过其他义务(赤脊山湖畔镇镇长的求援信),我们可以猜测到黑龙公主甚至干预着暴风城的军权中央,只要她想,人类部队就像她手中的橡皮泥,而国王(或摄政王)与其他贵族并不能怎么样。

                暴风城本城……

                尊重的所罗门镇长:我和您一样为逝世去的人而哀悼。我会确保让国王陛下懂得到目前的状态,同时我也衷心盼望能为湖畔镇增派援军。不过奇异的是,陛下最近没有什麽举措,这件事我只能私下对您说说。请多加珍重,马库斯·乔纳森将军暴风王国

                西部荒原……

                所罗门镇长的信让我觉得心痛。但显然他并不知道西部荒原的战事也很吃紧——或者他知道,但不得不抱着一丝盼望来追求我们的辅助。如果不是暴风城对西部荒原的国民不闻不问的话,我们也不会须要树立民兵组织的。将这封回信带给你在赤脊山的主人吧,(玩家)。请转告他,我的心境也因为那么多勇士的就义而变得十分繁重。

                暮色森林……

                如果我不是和所罗门镇长私交甚密的话,我必定会认为他是个疯子的。因为暴风城谢绝出兵支援,就让我们扼守夜人军队派去湖畔镇?守夜人军队就是因为这里被邪恶的魔法所影响才树立起来的。如果我把他们派离这里的话,恐怕还没等到他们走出森林,这里就会被邪恶的权势彻底淹没。把这封回信带给你在湖畔镇的主人吧。

                为了龙公爵说出来的胡话……

                所罗门刻画了一幅可怕的画面,但是我们不可能把底本就已经捉襟见肘的兵力再分派一部分去湖畔镇。我须要确实的证据才干采用举动。和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谈谈吧,(玩家)。她是个学识广博的女性,并且对龙类生物很有懂得。她应当可以在这件事情上辅助我们。

                (顺便一提,赤脊山这边之所以急成热锅上的蚂蚁,恰恰也是因为黑龙一族的要挟:黑龙王子奈法利安手下的黑龙军团收编了以黑石兽人为主的旧部落,驱逐着他们作为减弱人类王国力气、攻陷暴风城的炮灰,图谋再现魔兽1时代兽人大举入侵的可怕。萨尔亲自委命卡加斯远征军剿灭了这个黑部落,挂BOSS头+全城BUFF的雏形,这是后话了)

                而这还没提及野外遍地扎寨的豺狼人、要挟到矿业生产的狗头人、要挟到渔业和航运的鱼人……更何况兄弟会不断尝试着将它们统合在一起。

                每一片人类王国的国土都危机四伏,没有一座城镇不受到黑龙一族的祸乱,艾尔文森林的蓝天碧草和远方山谷传出的婉转笛声也掩饰不住这片土地上席卷的凌乱。

                而这些野怪其实仍只是兄弟会的一面幌子,他们也不指望一支话都说不利索的杂牌军能正面冲击好汉谷。他们的杀手锏正机密停泊在逝世亡矿井的深处:铁甲湾。

                众所周知,技艺高深的石匠最善于的就是搞一些不得了的大家伙。如果说暴风城是范克里夫的第一件杰作,那么眼下他就要用第二件“更巨大的杰作”来摧毁前一件了。

                除了造城市、造军舰,兄弟会的外交手段也极为神奇,部下里有精通水性的牛头人(重拳先生,张嘴就是“你们这帮旱鸭子……”),鱼人厨师(曲奇),食人魔保镖,地精伐木机驾驶员、熔炼师、船长……

                从冶金铸造到维修补给,不见天日的洞穴中无中生有地架设起了一条科技产业链。逝世亡矿井虽然是个低级地下城,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些独特恢弘的场景,你在五六十级的副本里也见不到。

                CTM更新后还能体验被绑在上面的可怕我现在可是冒着性命危险在和你说话。迪菲亚那帮人也是听命于某个神秘人士的,我上次听说他们与许多种族都有过合作,豺狼人,狗头人,甚至还有地精。

                盗贼玩家做20级职业义务时还会有额外收获:兄弟会还应用一种药剂把活人变成亡灵苦工,这种药剂的起源是……丛林巨魔巫医赞吉尔。生意一直做到了南荆棘谷。(至少也该记得赞吉尔之触,7天不能潜行)

                不过意外的是,他在暴风城内的故交并不少,还都是著名有姓的重量级NPC:

                一位是巴隆斯·阿历克斯顿,一直出任着暴风城的建筑师(6.0时就是他为你进行要塞的建设)。

                范克里夫和我过去都曾是石匠行会的成员,我们的重要工作是在战后重新建设暴风城。当我们完成了自己的职责时,却发明我们被彻底地诈骗了。贵族们谢绝付给我们酬劳,一些石匠行会的元老被选拔成了官员,但范克里夫出于对所有石匠会员的虔诚谢绝了他们。他组织了一场暴动,并分开了城市,从此起誓要进行复仇。

                另一位就是军情七处处长马迪亚斯·肖尔。

                斯托曼大人─石匠公会由技巧最为熟练的建筑师组成,其引导者是艾德温·范克里夫。在第一次兽人战斗中,暴风城被兽人夷为平地,这些石工参与了暴风城的重建工作。范克里夫和他的工匠都是出类拔萃的建筑师,他们在建筑方面的成就和艺术性,从圣光大教堂和暴风要塞这两座建筑中就可见一斑。然而,暴风城的军事力气从艾尔文森林一直扩大到荆棘谷,这使得暴风城的贵族们背上了繁重的债务。高额债务减弱了全部王国的经济实力,使他们无法兑现之前对范克里夫和他的石匠所许诺的酬劳。为了重建这座辉煌的城市而辛苦工作了数年之後,这些石工却心碎地分开了,被城市腐朽的官员们彻底地遗忘。我个人和艾德温·范克里夫相处了很久,依据我对他的懂得,这麽说吧,与他为敌不是那麽容易的。要知道,他是我儿时的夥伴,是我亲自训练他的,因为我认为有一天他会和我并肩工作。如果范克里夫就是迪菲亚兄弟会的首脑,那麽只能盼望圣光怜悯我们的灵魂了。马迪亚斯·肖尔暴风城刺客公会

                当你把西部荒原的流寇贼子由外而内洗刷清洁以后(当然,几年后我们才知道,漏了一个小女孩),你才发明首脑的逝世基本没有使兄弟会这条履带结束转动……

                二会长巴基尔·斯瑞德很早就被关进了暴风城监狱,但要这个地位上的人安心伏法是不可能的,他鼓动了全部号子,眼看着就要把监狱防卫系统冲破,进而损坏全部联盟中枢的治安环境,从另一个方向给暴风城撕开血口(一进城就看见满街带红面罩的猖狂殴打NPC和玩家——这幅画面脑补一下都恐怖)。幸亏玩家及时出面平定了场子,好险!

                然而随着军情七处介入调查发明,煽动二会长的其实仍然另有其人:一位暴风城的公爵。至于为什么会有贵族处心积虑就是见不得暴风城的好,hmmm……虽然当时还是一头雾水的玩家模糊感到哪里不对劲儿,但无论如何,玩家至少胜利化解了眼前分秒必争的国度危机。

                由暴风城建筑官员巴洛斯·艾力克斯顿亲自提交陛下:我之所以写这样一份报告,是因为我感到应当对迪菲亚兄弟会这个组织最近的动向及其在王国领地内的所有运动向您做一汇报。为了把他们的情形说明明白,请容许我首先介绍一下这个组织的一些背景。或许您并不知道,我以前曾是暴风城石匠公会的会员。经过多年的辛苦工作,我们完成了暴风城的重建,而石匠公会却没有收到分毫的报酬,甚至基本没有人提及。当时任石匠公会会长的艾德温·范克里夫多次索要暴风城拖欠的报酬,而暴风城贵族议会的回应却是命令石匠公会解散,这当然激怒了范克里夫。他发起了一场暴乱,率领石匠公会的人分开了暴风城。在我持续讲述之前,还有一些产生在那时的其他事情应当让你懂得一下。首先,正是在那个时候,暴风城的贵族向我承诺说,如果我能脱离范克里夫的组织,他们就可以让我担负城市建筑师的职位。由於和他的一些思想有分歧,我便选择了留在暴风城。暴乱期间,范克里夫最信赖的助手巴基尔·斯瑞德被俘,一直关在监狱里等候审讯和盘问,现在几乎已经被人遗忘了。话题还是回到范克里夫吧。在他率领石匠公会的残部逃出了暴风城,当时西部荒原几乎没有驻紮任何暴风城的部队,他就应用这种情形驱赶了那里的农夫,并且把持了当地的金矿。应用他所控制的资源,范克里夫计画对暴风城政府进行复仇。这些情报是由送交这份档案的人收集到的,这个人也及时辅助我们揭穿了这个大诡计。

                是役,兄弟会解体成了一帮散兵游勇。

                玩家满怀热忱投入到了新的义务当中,一开端听起来只是件普通的寻人启事,而且义务宣布者言辞闪耀。

                我得再声名一次,口风请紧一些,这件事情很主要。最近我们派出了一名外交使节前往塞拉摩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会见,但那位使节没能抵达目标地。我坚信是迪菲亚兄弟会密谋了这个事件,但我并不明白具体的进程。使节失踪的新闻对外周密封锁,但这件事情迟早要被曝光。国王的密探已经举动起来,在全城范畴内寻找线索,但我盘算私底下再找一些人来解决此事。

                于是我们的主角再一次游走在街道上,密会更多暗桩。

                随着一块块拼图碎片被发明,事件的本相也逐渐水落石出:

                好吧,迪菲亚兄弟会出价虽高,可还不值得把我的命也给赔上。他们抓走的是国王。对,没错,正是暴风城的国王,他可不是什么简略的外交使节。他当时正在去塞拉摩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会见的路上——这显然是件大事,当然也是个大机密。但这可不是迪菲亚兄弟会的主张,实际上他们也是为别人效率的。我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谁是他们的雇主。

                所谓的“使节”就是瓦里安国王本尊。

                国王失踪了!

                这件事产生在开服时光线之前不久,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在60级的旧世版本,王座大厅里只能见到小王子、摄政王为了龙和暗戳戳干政的女伯爵,国王不见踪迹。

                玩家一路软硬兼施终于问出,敌人的暗桩安插在吉安娜大姐姐手下的塞拉摩士兵里。在幕僚和军官NPC的协助下,这个走狗最终被缉拿归案,但很惋惜的是,在旧世,这条义务线是……烂尾的。吉安娜感谢了一番玩家的辛苦奔走说塞拉摩方已经全面跟进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然后塞了一笔封口费。但我们的瓦王仍旧不知去向。

                (吉安娜心坎OS:既然来了这塞拉摩,就不要走了,城外忠于我老爹的叛军会给你一场隆重接待)

                据查证,1.9以及之前版本在奥卡兹岛的地下水牢内可以找到瓦王,但是没有任何义务指向(玩家也没处说失踪的国王找着了快把他带走啊),而且之后的版本中就将他移除了,雪藏了一个多版本号——直到3.0摄政王帅军北伐,这样国王才干回归得名正言顺。

                如此一局暴风城十二时辰,紧张刺激一气呵成,冒险要素一应俱全,背景材料完美详实。

                诸多这样的义务线,贯串各种族玩家的前半生活。

                但是幕后黑手还在,令作为联盟权势领袖的人类王国的统治岌岌可危的罪魁祸首黑龙公主还在。

                揭穿她的要害情报控制在温德索尔元帅手里,但返程中先是遭受黑石兽人潜伏,又被黑铁矮人拖进了黑石深渊里的监狱(这条义务线已经很靠后了,到50级才干启动它,也意味着玩家和黑石山副本群正面抗衡的开端)

                哪怕当温德索尔元帅指认出她之后,她也只是大摇大摆地回了老巢而已,毫发无虞。

                再见,则是屠龙之战。

                彼时,WOW主线终于回到了屠龙、夺宝、Raid这些西式RPG传统艺能上,那些奔走足迹、镇上攀谈、书信往来,仿佛都成了过眼云烟、成长过程中的装点、鸡毛蒜皮般的世俗纷争。

                在玩家的眼中只有恶龙的宝库,才干配得上金光耀眼的“60”了。

                后记:

                “失踪的使节”涉及的国王真正行踪在官方漫画中得到了补全:

                瓦王的确是乘船赶赴塞拉摩去的,为的是吉安娜的引见下与部落大酋长萨尔进行和平会谈(但瓦王小时候目击父王莱恩逝世于半兽人迦罗娜之手(尽管她也是被操控的),所以一直是无条件敌视部落的鹰派)。

                真正的绑架者不出所料,又是黑龙公主,是要趁国王出城护卫单薄、自己还有主场地利时干票大的了。

                兄弟会负责押送,黑龙公主的真正目标则是用黑魔法把瓦王剥离成两个人,性情强硬的那一位处逝世,脆弱的那一位送回暴风城做自己唯命是从的傀儡。但是娜迦中途打断了她的施法,让强硬性情的国王分身逃跑了——海浪将他冲到了奥格瑞玛岸边,这就是漫画的开头。

                奥妮克希亚真身裸露后掳走了小安度因,两个瓦王亲征屠龙并最终把她的龙头挂在暴风城拱门上。进程中由于黑龙公主的魔法,二人反而合体为一,性情完全的瓦里安又回来了,稳坐在暴风城的王座上。

                此即WLK上线之时的艾泽拉斯格式。

                “我舍不得这场历险,我要所有人都感受一遍。”

                ——更多关于黑龙一族诡计推翻人类王国的剧情信息请参考我的另一答复——

                魔兽世界比拟著名的那些兵器背后的故事有哪些?www.

                ——本答案鸣谢下列网站——

                瓦里安·乌瑞恩 - 魔兽世界中文维基,自由编纂的魔兽材料库 - 灰机wikiwarcraft.huijiwiki.com六零数据库 60wdb.com - 最专业的中文WOW1.12魔兽世界数据库cn.60wdb.comDefias Brotherhoodwowwiki.fandom.com